学习吧作文写作语文写作指导
文章内容页

议论性散文的特点及例文分析

  • 作者: admin
  • 来源: 未知
  • 发表于2012-04-24 15:48
  • 被阅读
  •   一、议论性散文的特点及例文分析

      议论性散文(议论随笔类散文)是以议论为主主要表达方式,用于发表作者思维成果、显示一种理趣与哲思的散文。它与抒情散文一样注重情感的抒发,不同的是议论散文重于理智,抒情散文重于感情。它又不同于一般议论文的是事实和逻辑来说理,而主要是用文学形象来说话,是一种文艺性的议论文。它既有生动的形象,又有严密的逻辑;既要以情动人,又要以理服人;熔形、情、理于一炉,合政论与文艺于一体。如鲁迅先生的杂文《灯下漫笔》、余秋雨的文化散文《道士塔》等都是典型的议论性散文。

      它和叙事性散文、写景性散文、抒情性散文有所不同,它的思想内涵是理,是对关于社会、人生等问题的独特思考。议论性散文可以包容丰富的内容,便于抒发真挚的情感,表达深刻的思想,显示比较深厚的文化底蕴。它的写法比较灵活自由,正所谓“形散神不散”。议论散文在写法有三方面特点:程式化的结构,议论文的框架,散文化的笔法。

      【例文】

      说村落(阎连科)

      村落在今天似乎已经成为一个符号。人们把村落、村庄、乡村等而视之,笼统解释为农民们聚居的地方。但若仔细辨认,村落、村庄、乡村似乎应该有些什么差别,比如说乡村必然是在偏僻的乡下,而村庄就有可能独立出现在繁闹的城市。许多大都市里至今还有村庄的存在,但那村庄里的主人却已不是农民了。然而,这些好像都不重要,人们都不会去刨根问底,重要的是农民聚居的地方和那个地方的人。

      你走在山脉上,阳光斜斜地照着,山梁上除了嘎嘎不止的乌鸦就是徐徐晃动的树,这时候口也渴了,而回答你的是荒凉无垠的黄褐褐干裂的田地。恰就在这时你听到了井上辘轳的叽咕声,水淋淋的,明亮而又清丽,心中一震,转身看到一凹山腰上有几间、几十间草房,掩映在树木间,仿佛卧在树荫下疲累的牛——这个时候,你心里叫出了“村落”二字,开始对村落有了一些真正的了解。

      再或,你走在南方稻田的埂上,沉浸在一种诗意里,唐人的诗句、宋人的词句如春风一样掠过你的心头。放眼良田万顷,正为“东风染尽三千顷,白鹭飞来无处停”的夸张感到贴切时,一阵乌云先自来了。于是,你惊了手脚,在田埂上跑得东倒西歪。也就这个当儿,从哪儿划出一条小船,先递你一张荷叶顶在头上,赶着雨水到来之前,把你载到了一丛草房的檐下。这个时刻,你心里哐当一声,忽然更加明了村落的含义。

      实际说,村落的真正意义,并不仅仅就是农民居住的地方这一点。村落应该还有一种精神、一种温馨、一种微微的甘甜。村落是和城市相对应的存在,对于农民,它给予他们居住、生活的必需,而对于都市,它给予温暖和诗意。它既是一种物质存在,又是一种精神存在。我们可以从村落中找到农民、房舍、树木、耕牛和鸡羊,同时也应该找到农民自身生存的艰辛和对外人所付出的温馨。古文人怕是最能体味村落的含义的,无论是李、杜、白还是“八大家”,他们对村落的理解,都浓含了“愁滋味”。可轮到我们,却偏颇得很,不仅没有了对农民的“愁味儿”,连诗境也剩下不多了。单单地写出愁苦来,那不是村落,而是村落中的人;单单地写出温馨来,那也不是村落,那是村落表面的诗境。到了今天,村落剩下的就是一个符号,就是聚居农民的某个地方。所看到和理解的是新楼瓦舍,而农民那千古以来一成不变的生存形式和给别人的温馨、对自己的麻木和忍耐,却被人们从村落中删去了。

      连我自己,做小说的时候,对于乡村的描绘,也是不断重复着抄袭别人的说法:“站在山梁上望去,村落、沟壑、林地、河流清晰得如在眼前”,或说“模糊得如它们都沉在雾中”。而实际上,村落真正是个什么,沟壑的意义又是什么,河流在今天到底是什么样儿,我这个自认为是地道的农民的所谓作家,是果真地模糊得如它们都沉在雾中了。

      我不敢说别人什么,而我自己,或多或少,总是感到一种内疚的。我们对村落意义的删节,并不单单是因为社会发展所致,更重要的,是我们对农民的背叛。只有在大都市住腻的当儿,我们才会想到村落,而想到的那个村落,除了田园的诗情,对农民的愁情是决然不会有的。这是当今社会中村落的悲哀,而对于村落以外的人,是什么也谈不上的,或幸或悲。

      【精彩点评】本文是一篇以“说村落”为题的议论性散文,以“村落”为话题线索,采用传统的“起承转合”的程式化、议论文的思路结构和散文化的笔法行文:表达了自己对“村落”含义的独特理解:物质层面来看它是农民的居住地,精神层面来看它包括诗意与温馨、愁苦与艰苦、对自己的麻木与忍耐等精神;表达了对当今村落处境的同情与遗憾,对“村落以外的人”态度的迷惑与无奈,唤起人们对村落命运的关注和思考。

      第一段——起,由村落的符号化和含义的模糊引出话题。

      第二至三段——承,两段的结尾各有一句话作结——“这个时候,你心里叫出了“村落”二字,开始对村落有了一些真正的了解”“这个时刻,你心里哐当一声,忽然更加明了村落的含义”,可见是以事例形象地说明村落的含义。

      第四段——转,由村落的“物质存在”的阐述转入深层的“精神存在”的阐述,“实际说,村落的真正意义,并不仅仅就是农民居住的地方这一点”起转折作用,“村落应该还有一种精神、一种温馨、一种微微的甘甜”是本段的关键句、中心句。

      第五至六段——合,联系自己和当下社会,反思村落精神的被遗忘。

      本文还可以从行文中使用的人称的转换来划分层次,第一段“人们”是第三人称,第二至三段“你”是第二人称,第四段“我们”是第一人称复数,最后两段“我”与“我们”,分别为第一人称单数和第一人称复数,由此文章的层次显而易见。

      简而言之,文章由村落的符号化和含义的模糊引出话题,再以事例形象说明村落的含义,再由村落的居住说到村落的精神,最后联系自己和当下社会,反思村落精神的被遗忘。其结构模式可以概括为:引题——事例——拓展——反思。
    简单学习网广告

    随机推荐